吴长江又遇上了麻烦。9月30日晚,德豪润达(002005.SZ)在国庆长假前的最后一天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雷士照明(02222.HK)创始人吴长江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  这一公告,不仅将吴长江个人的财务危机正式摆上桌面,同时也宣告吴长江在这轮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之争中底牌尽失。  吴长江此前声称,将以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身份向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发动反击,将雷士控制权之争的战火烧到德豪润达,目前来看,这一策略也基本失去了实现的可能。  股权冻结  德豪润达的公告称,由于吴长江涉及与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和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欠款纠纷,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冻结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的全部股份,冻结期为2年。同时,吴长江所持的公司全部股份还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冻结期同样也是2年。  德豪润达的公告显示,吴长江持有德豪润达股份为1.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31%。以德豪润达停牌时的价格8.15元/股计算,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股权的市值约为10亿元。吴长江因筹资需求,于6月17日将其持有的公司1.3亿的股份分别质押给了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和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企业类型为法人独资,唯一股东是广州新御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而广州新御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为台港澳法人独资企业,其股东为周大福企业有限公司。而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也明确宣称自己是香港新世界发展(00017.HK)在内地的投资公司。  新世界是香港著名的房地产企业,其创建人郑裕彤更是鼎鼎大名,周大福也是其名下资产。2008年,当恒大集团遇上重大财务危机时,恒大老板许家印的求助对象就是郑裕彤。业界盛传,许家印像上班一样在香港陪郑裕彤父子打了3个月牌,终获郑裕彤认可。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投资机构,以5.06亿美元入股恒大,才让恒大度过危机并有了今天的发展。  郑裕彤的另一个身份是澳门赌业巨头,他与何鸿燊、霍英东共同拥有的澳博,曾经是澳门唯一的赌牌机构。就在今年年初,郑裕彤家族还通过旗下的控股上市公司宣布拟以73.5亿港元价格,收购太阳城集团博彩中介业务70%的股权。  那么,吴长江和新世界与周大福的瓜葛,是一个许加印式的励志故事,还是一个关于赌债的故事呢?新世界地产的一位高层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将两个故事版本都否决了。他表示,据他所知,吴长江跟郑裕彤没有直接接触,这笔借款融资发生在今年6月份,就是旗下财务公司跟吴长江之间发生的普通借款融资业务,应该跟吴长江的巨额赌债传闻也没有直接关联。  财务危机  长期以来,关于吴长江嗜赌并在澳门欠下巨额赌债的传闻不绝于耳,就连吴长江本人也承认曾在澳门豪赌,只不过“这是2012年的事情,2012年后再没有去过澳门”。而此轮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争夺中,王冬雷甚至拿出录音,指吴长江向其亲口承认欠下4个亿的赌债,光每月的月息就要1000多万元。  早在2012年雷士照明第二次控制权之争时,代表软银赛富出任雷士照明董事长的阎焱就曾公开声称,吴长江欠美国一家对冲基金6800万美元。当时就有传闻称,负责雷士照明运营的施耐德在召开供应商和经销商大会时,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吴长江欠你们多少钱”,汇总的总金额已接近3亿元。“实际上,吴长江个人早已破产”。  “吴长江这人江湖气太重。”有了解吴长江的知情人介绍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照明企业普遍减少市场投入,但吴长江反其道而行,加大了对渠道商的支持。拿出数亿元授信,帮助渠道商共渡难关。所以,后来吴长江向上下游借款时也毫不客气,当雷士向供应商打款时,吴会给供应商打张借条,以个人名义将货款借走,或直接从经销商那里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