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山区孩子来说,比贫穷更可怕的,是缺少关爱以及失去对未来的梦想和希望。  孩子是世界的未来,孩子的梦想有多大,这个世界就有多大。或者,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一个被称作“西部阳光行动”的项目在2004年被推出,并在中国三星和西部阳光发展基金会的携手合作下发展到今天。  2014年8月7日,笔者跟随三星的工作团队来到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巾石乡罗文村罗文小学,这里是“西部阳光行动”项目的支教点之一,并遇到了已经连续两次参加支教行动的中国传媒大学大二的学生祖枫。  支教打开孩子外界的窗  “祖枫,你现在做记者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陈建辉,那个爱骑车的小少年。你现在好吗?我很想你哩。”这是在今年暑假期末考试前,祖枫收到的一个来自于他在支教时教过的一个孩子的短信。  2013年暑假,祖枫在甘肃陇南支教,这里的孩子还记得他,并且以为这个学新闻的老师已经是记者了。而在这则短信背后,不难看出发短信的孩子所萌生的梦想以及对外界探索的渴望。  事实上,这恰恰是西部支教的目标之一,用大学生的自信、活泼和知识面感染孩子们,为他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外界的窗。  2014年,祖枫再次踏上的支教的征程,这一次他来到的是江西吉安。他告诉笔者,“吉安比西部支教的其他省区,经济条件应该算是较好的,但是这里的留守儿童很多,这些孩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还有一些即使父母在身边,因为忙于生计孩子的成长也经常被忽略。”  在罗文小学,这个只有四个班只到小学三年级的学校里,孩子平时接触到的课程只有数学和语文。支教学生则为孩子们带来了手工、绘画、音乐、体育、英语、阅读、普通话等多种课程。  祖枫介绍,“孩子们很喜欢,我们在这里招了两个班,一天就都报名报满了,不只是罗文小学的孩子,附近几个学校的学生也都过来了,大班最大的孩子15岁,小班小的也就六七岁。”  笔者注意到,这里暑假支教虽然有上课的时间,但老师对孩子的责任却是全天候的。早上8:00开课,但有些孩子6:30就到了,下午4:00下课后,孩子们还会习惯性地跑回学校告诉老师,谁谁下河去了,这时老师们就得跑到河边去看孩子,并把孩子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不过,对老师的喜欢和信任是一回事,学习是另一回事。一位支教老师表示,“这里的孩子没有激发这些学习的环境。有些孩子不爱说话,由于在家里缺少关注,他们对外部世界也缺少信任。”  所以,支教行动的可持续性非常重要,让孩子们看到外部的世界,并萌生探索外部世界的梦想和希望,这样才会拥有更多的学习的动力。  2600余名学生参与支教  正是认识到可持续性支教的重要性,从2004年开始一直到今年,三星每年在各大高校选拔大学生,资助他们来到西部山区,与那些最偏远地区大山的孩子们朝夕相处,为他们提供艺术活动、素质拓展、励志美德、趣味知识等课程。截至2013年,共有2200余名大学生志愿者参加到该活动中。  2014年7月4日,“2014中国三星西部阳光行动大学生乡村志愿服务项目”启动仪式在北大举行。又有410名大学生利用自己的暑假时间,分批到陕西、云南、贵州、广西、甘肃、宁夏、四川等11省区、41个山区小学进行支教。  由此,在“西部阳光行动”启动的前后11年间,共有2600多名大学生参与了这项活动,在给山区孩子带去梦想和希望的同时,这些学生们也获得了自身的成长。  同时,大学生参与支教的另一影响,就是让山区孩子埋下了一颗回报社会的心愿,“长大了我也要像哥哥姐姐一样把知识带回山村”。而事实上,这样的案例已经发生,一位早年受益三星“西部阳光行动”的学生,在考上大学之后,参与到了“西部阳光行动”的支教活动中。  北大中文系教授钱理群就表示,“农村的孩子,也需要健康、快乐、有意义和合理的生活,西部阳光行动有助于孩子找到这样一个价值观和幸福观。”西部阳光基金会理事长杨东平在启动仪式上鼓励大学生代表,“到乡村支教,将来为改变乡村做出贡献。”  这不禁让人想起唐朝杜甫的一首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正如西部支教,在一点一滴的行动背后,改变乡村的力量正在形成。他们是一群自信活泼,有希望有梦想的孩子。